新聞網

向陽花


發佈時間:2021-01-11 點擊:237

我説下次我陪你聽《向陽花》。
  趕在秋末的10月,我終於和阿夏聯繫上了。高考報志願的時候她告訴我她也報山科,我想起年前在畫室一起畫畫的時候她提過她父母就在黃島,但當時我們誰都沒想到會和山科有關聯。查完錄取結果後我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這個姑娘,電話那邊的她急慌慌地答着沒查到信息,我想辦法安慰她,也想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她最初以學霸的理科生身份進入畫室,整日默不作聲的樣子讓我真的以為她是個少言寡語心無旁騖的女孩兒,她只説她熱愛美術,我想,肯放棄六百分的文化課成績去追求心底沉甸甸的夢想,這樣一份執着,我畢生難求。降第一場秋雨的時候,我們坐在畫室聊到深夜,她講出了被她藏了整個夏天的話,喋喋不休,樂此不疲。從此,我多了一個推心置腹的朋友,她多了一個志同道合的知己。
  北京寒日裏的清晨霾氣很重,但我們倆還是堅持每天踏着首都的土地去不算近的東辛店買早餐,跑步和談心。她是個心善樂觀的人,這四個字尋常無味,但我很少這樣形容別人。時光過境,朝升夕落,畫室的牆壁越蹭越髒,但謝天笑的《向陽花》在我們的小精英班裏一直循環播放着。她愛聽了整整半年,每次側過臉望向她時,我都會把目光滯留好久,不算好看的臉上帶着一股吸引人的倔強與堅定,眉目間流竄的韌性像一把捻不盡的火光,照亮了專屬於她的靈魂和信仰。
  我有很多堅信不疑的念頭,比如和善的人總會在歲月裏遇盡人間歡事,比如阿夏這樣一朵向陽花一定會有最好的綻放。可我持着如此堅定的信念終卻沒等來歲月仁慈的善果,由於各種説不清的繁瑣的雜事,總之,阿夏與理想的學校失之交臂,文化課被耽誤了大半個高三後再拼命也沒拼到一本線。她後來對我説,她覺得自己挫敗不堪,上了不喜歡的大學,學不成喜歡的專業,夢想越來越遙不可及。她説,有天她下過晚自習,學校在放謝天笑的《向陽花》,她止不住的流淚,止不住的懷念。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們為她構想了無數個光明似錦的前程,我一直覺得,她有資格比任何人都活的從容不迫,活得開心。你可以説,命運受人性所制,你不努力你就沒資格成功,你品行不當你就該一路跌撞。可你告訴我,被認真澆灌悉心植育的夢想為什麼等不來黎明和朝陽。
  後來,我上了彼尚的課,他堅定地告訴我們,宇宙愛你,勝過你愛自己好多好多。宇宙給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最佳利益。所以我終於在很多方面上説服了自己和現實和解。我對阿夏説,當不了夢想的操守者,至少,當它一輩子的虔誠者。
  在人生洪流中,不忘初心,一路向前。阿夏,説好了,你帶我去牛王廟的山上摘柿子,我帶你逛秋末冬初裏最美的山科。作者:王芳媛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ef.kelecaipiao.vip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