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

匆匆


發佈時間:2020-12-21 點擊:1221

許是受到悲秋思想的影響,或是被近來的綿綿細雨淋濕了心情,整個人變得懶懶的,一有空便像貓一般蜷在牀上,什麼都想抑或什麼都不想。
  不經意間翻開日曆,驚訝地發現離那個蟬鳴聒噪感覺熬不過去的高考夏天竟然越來越遠。沒有好不容易逃離的舒心,倒是有一種時光匆匆,往事棄我而去的失落。秋天來了,這一年便過了近四分之三。真是個令人惶恐的數字。想想那人面桃花相映紅的光景似在昨天,今朝卻已階前梧葉已秋聲,不由得唏噓一陣。
  那日忙碌了一天,好不容易安靜下來小憩一會,不想竟被一通電話吵醒。剛想抱怨幾句,卻被裏面傳來的哭聲擾亂了心情,細問原來是鄰家小妹妹——那個從前常把心事説與我聽,而現在已經上高二的女孩,斷斷續續地邊抽泣邊對我講她的奶奶去世了,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我在這邊握着電話,只想把這當成一場夢。再看不到老人站在巷口,微駝着背,滿頭銀髮,笑着對我説:“婷,回來了。”突然我對時間、對死亡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甚至有那麼一剎感覺我們都跌進了時間的陷阱裏。我們自恃聰明,卻被時間推搡着向前走,即便我們選擇停滯不前,可時間終究有辦法把我們放到傳送帶上,笑着看我們沿着一條單行道向前行去,不能返程。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物猶如此,人何以堪。一花凋零尚可再次綻放,一草枯萎尚可欣欣向榮,人卻不能。沒有什麼能阻止皺紋爬上美人臉,也沒有什麼能夠制止病痛纏繞老人身。歲月是瓶濃硫酸,侵蝕了容顏,模糊了時間。但最可怕的,是它可能會一點一點浸入我們的內心,直至攻佔那原本堅不可摧的初心。
  行於墨水河畔,看見有母親帶着孩子在草地上玩耍。孩子那麼單純,充滿着好奇心,一會問問這是什麼,一會瞅瞅那邊的河水,一會又揪揪小草撿撿落葉,好不快樂。看到了一隻小鳥,就高興地蹦跳着告訴母親,大大的微笑掛在臉上,眼睛裏閃爍着好看的光芒,我想此情此景任誰看見了也會動容。在我們快要忘記看見一隻鳥一朵花的純粹的快樂時,竟有人因為這而雀躍着高興着;在我們得到了想要的卻還不滿足時,有人卻在為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快樂着。
  依稀記得我也曾像那個孩子一般,簡單而純粹地生活着,沒有那麼多的煩惱和牽絆。可終究時光匆匆,一切都物是人非,變了模樣。現在説的所謂的“簡單的生活”,其實只是相對而言的簡單,卻不可能再回到孩提時的純粹。從前蕩着鞦韆放肆地笑着去摘樹葉的自己已經找不到,只能嘆着“牆裏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的落寞地去懷念。有些心境有些體驗,僅此一遭,不會再有重複,即使情景再現,當時的感覺也已不在。
  有時真覺得時間飛快。“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均不能將那種匆匆表達得淋漓盡致。從前好像什麼都慢,總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將事情想開,不似現在這般匆忙。而今看着街上的車水馬龍、行人匆匆,竟找不到一絲絲歸屬感,只有加快了腳步追趕、追趕……想起張愛玲説的:“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説,十年八年也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來説,三年五年也可以是一生一世。”其實讓我們感覺緩慢的,是時間流逝的過程,而讓我們感到時光匆匆的,則是不經意間失去的大片光陰。
  生命的花瓣終逃不過時光的碾壓,但坐等凋零卻是大錯特錯。既然總要歸於黃土化作春泥更護花,那麼何不在匆匆的時光中綻放出屬於自己的美麗?生命不易,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作者:祝淑婷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ef.kelecaipiao.vip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